广东快乐十分

中彩新闻  |

广东快乐十分 > 中彩新闻 > 我和我的祖国70年|傅春娥:冠军于我只是过去式

我和我的祖国70年|傅春娥:冠军于我只是过去式

2019-12-01 07:16:41    来源:广东快乐十分    

傅春娥,女子羽毛球运动员。1979年第一届世界杯羽毛球赛获得团体冠军,也是我省第一位世界冠军。同年,在第四届全运会中,和李矛搭档获得混双冠军,为我省争得一枚金牌。1982年至2013年担任省羽毛球队教练,曾经获得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。

我叫傅春娥,出生于1958年,是一名地道的杭州伢儿。1979年,我成为了世界冠军,也拿下了全运会冠军。羽毛球作为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取得这样的成绩,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认可。

都说我是省里的第一个世界冠军,但这对我来说都是过去式。我为浙江的羽毛球开了个好头,现在,能看到省队整体发展欣欣向荣,我很知足。

其实,当初我开始练习羽毛球的时候已经13岁了,就现在的标准来看,这个年纪已经算是很迟了,因此我能走上这条路完全是靠“缘分”。

我原来就读于杭州市下城区的文龙巷小学。如今,这所学校因为出了不少羽毛球世界冠军和全国冠军而被大家熟知。但在当年,学校并没有专门的羽毛球队,所以我当时也并不了解羽毛球这项运动,最多就是挥挥拍、自己随便玩玩而已。

1971年开始,省羽毛球队教练下到基层,寻遍众多小学,只为挑到好苗子。我就是在那时被选中开始羽毛球生涯,在那之前,我从未想过走上运动员这条路。

省队教练初次见到我时,我刚好在一边跑跳,教练一眼就看中了我的外形条件和运动天赋。因此,我就这样被选召进了省二线。由于我从小练习舞蹈,协调性一直比较好,在一些动作的学习上也比同期的大部分队员要快上不少。慢慢的,我也逐渐发现了对羽毛球隐藏的那份热爱,这才在专业练习羽毛球道路上义无反顾。

其实当时省里的羽毛球水平在全国范围里只能算“中不溜”,在我们之前男队、女队一共只有五六个人。为此,省队先后邀请了林兰英教练和颜存彩、谢雪英教练。在他们的帮助下,队伍水平不断提高,逐渐追上了当时的几个羽毛球大省。

我的运动员生涯其实算不上太长,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丰富。印象最深的一次莫过于1979年在杭州举行的第一届羽毛球世界杯赛暨第二届世界羽毛球锦标赛。因为是家乡的比赛,当然得争取一下。

1979年6月,第一届世界杯羽毛球赛暨第二届世界羽毛球锦标赛在杭州举行。图为比赛场馆和开幕式。

当时我已经是国家队的队员,但是年纪却比他们要小几岁,想要出成绩,必须得拿出硬实力。好在平时扎实的基本功和良好的临场发挥,被我“混”到一个世界冠军的名头。其实,我当时并没有给自己定下明确的目标,只是不想在家门口输太惨。或许正是这样轻松的心态,让我在比赛中能以一颗平常心来看待胜负,在处理几个关键球的时候仿佛是“有如神助”,现在回想起来,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在1979年的比赛中,付春娥发挥出色

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世界级的比赛,能拿下世界冠军当然是意外之喜。但是不得不说,因为当时中国队的整体水平确实要略强于同时参赛的另外几个国家,所以我的心态也放得很平,我的目标不仅仅是拿下世界冠军,更是要在羽毛球国家队里混出一个好成绩来。

第一届世界杯羽毛球赛暨第二届世界羽毛球锦标赛纪念章

不过,当时紧接着的世锦赛,我就被浇了一盆冷水。虽然拿下了女单的亚军,可是却是输在“内战”中——湖北队的韩爱萍,年纪比我小,基本功比我扎实,处理关键球的时候比我老练。当时,已经走到了冠军面前,临门一脚的失误让我和它失之交臂。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打击,但从另一方面来说,也是一种激励,让我明白不要沉溺于已经获得的成就,要勇于走出舒适圈,如此才能在接下来更进一步。

其实亚军对当时才刚刚20出头的我来说也很不错,可是毕竟有“世界冠军”珠玉在前,而且我们内部相互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,所以在比赛结束后,我就开始对自己的技术、体能方面做了深度剖析,明白为什么会输,下次如何发挥更好的水平。第四届全运会就在几个月之后,为此,我发誓要拿下全运会的冠军来证明自己。

当时我是和李矛这个单打运动员搭档参加混双。有意思的是,像湖北、广东、福建几个省的队员都是练习单项,单打的只管单打,双打的就专攻双打,但是我们浙江队当时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单独练习双打的队员。这其实也是因为我们队员敢打敢拼,在各方面的能力都不错,因此才能做到兼项出战。

我们两个原本是专门练习单打的运动员,在个人能力方面都比较突出,防守、进攻都有自己的一套理念,只要磨合一段时间就能有不错的成效。可能也正是因为对手知道我们俩是跨项双打,其他队伍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,因此轻敌。所以,后来我们一举夺冠惊掉了不少人的眼球。

整个赛程其实很焦灼,每场比赛我们基本上都打满三场、逆转获胜,对于我们的大心脏、忍耐力各个方面都是一次艰巨的考验。当然,我们也存在着小心思,打算以赛代练,有多几场练习的余地,并且尽可能多地感受双打选手的技巧,再想办法用我们的能力去对他们造成压力。好在幸不辱命,以单打运动员的身份拿下了那一届羽毛球混双的金牌,这对于我来讲,是一种激励,更为我之后转型教练积攒了经验。

那年全运会结束之后,年底我就选择了退役。队友们都认为“太可惜”了,毕竟年纪尚轻,也没有受到伤病影响。但在这方面,我却想得很开。我那时候更想做的,是带出更多的“傅春娥”以及比“傅春娥”厉害许多的运动员。

运动员时期在国家队的经历,参加世界比赛的经历,全运会上尝试非专业项目的经历,如此种种,对我的教练生涯来说,是一笔笔非常宝贵的财富。通过沉淀,让这些经验转化为可以被队员所接受的内容,让他们能够少走弯路,这就足够了。

上世纪70年代,浙江某羽毛球制造企业

在我55岁那年,我退休了,新的一批教练已经能够独当一面,该给他们以足够的舞台。但是我并没有彻底离开这片场地。我会参与羽毛球公益活动,或是回到文龙巷小学去给怀揣着羽球梦的孩子以启迪,我依然很乐意为省里羽毛球的发展做贡献。

2015年,杭州市文龙巷小学迎来学校的60周年庆

如今,我开始尝试着打打网球,或者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体验更丰富的人生。不过,只要一有事关咱们的羽毛球比赛,我还是会抽出时间来关注,只因我终身都骄傲的身份——浙江羽毛球人。

监制:汤怡虹

体坛报记者:王品燚

  • 上一篇:周三28中北美冠 温哥华白帽VSCD奥林匹亚推荐分析
  • 下一篇:军运会第3日:再添16金!中国军团遥遥领跑奖牌榜
  • 广东快乐十分

    Copyright 2018-2019 freihub.com 广东快乐十分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